手机澳门巴黎人平台

首页| 兰州| 新闻| 政务| 房产| 旅游| 汽车| 教育| 财经| 健康| 公益| 女性| 艺术| 企业| 兰州日报| 澳门巴黎人平台 | 全媒体矩阵
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闻中心>甘肃新闻 正文

沙漠赤子(时代楷模)

2019-05-15 23:00:41 智能朗读:

  一代人,二代人,三代人……与沙漠持久鏖战,似乎成了一种使命——在他们的意志里,沙漠还要肆虐多少时光,他们似乎就将奋战多少岁月。甘肃省古浪县八步沙林场,是一个出好“老汉”的地方,都是治沙造林的好汉。

  历经五十年的艰苦奋斗,从沙进人退,到沙退人进,一步一步逼退沙漠侵袭。他们就像在画一幅幅神奇的沙画,演绎几代人造林治沙的传奇。

  不久前,中央宣传部授予八步沙“六老汉”三代人治沙造林先进群体“时代楷模”称号。

  守住家园

  抱成团,就是绿洲。“我们只是想把家园守住,这个荣誉太高了!”六老汉之一张润元捋着胡子说。“那天在台上领奖,想到四个走了的老汉时,我还默默地念叨着告诉了他们呢。”

  让我们先一起看看六老汉治沙三代人的“家谱”:

  好老汉郭朝明,已故,中共党员。1973年至1982年在八步沙治沙造林。第二代治沙人郭万刚,系郭朝明长子,中共党员。第三代治沙人郭玺,系郭朝明孙子、郭万刚侄子,2016年进入林场……

  好老汉石满,已故,中共党员。1981年至1992年在八步沙治沙造林。第二代治沙人石银山,系石满次子,中共党员……

  好老汉罗元奎,已故,1981至2002年在八步沙治沙造林。第二代治沙人罗兴全,系罗元奎次子……

  好老汉贺发林,已故,中共党员。1978年至1991年在八步沙治沙造林。第二代治沙人贺中强,系贺发林三子……

  好老汉程海,1974年至2004年在八步沙治沙造林。第二代治沙人程生学,系程海四子……

  好老汉张润元,中共党员。1981年至2016年在八步沙林场治沙造林。第二代治沙人王志鹏,系张润元女婿……

  我之所以在这里详细列举了这个名单,是因为觉得六老汉背后的好家属也应该被我们铭记。

  第一代六老汉已有人故去,使命与意志却未消逝。他们曾约定,六家人每家务必有一个“接锹人”。如今,第二代多在壮年。而他们的第三代,八步沙林场治沙的年轻人们,正在聚集。

  这样的“家谱”,最让我动容。六老汉治沙造林,不是他们六个人的事,而是关乎身后一个大家庭生存的大事,离不开家里每一个人的理解和支持。正因为如此,在第一代好老汉之后,才有了第二代、第三代,有他们的妻子、儿女的鼎力支持。

  没有新墩岭,就没有八步沙。郭万刚告诉我,八步沙林场最初诞生于新墩岭。因为人为对植被的破坏,加上天旱少雨,当地曾沙尘肆虐,粮田大面积失守。一天,在与八步沙一河之隔的新墩岭一块旱地里,郭朝明意外发现一个“奇迹”:没有草的地方麦苗一株无存,而有草的地方麦苗却还绿旺旺地活着。生命的这个细节,让郭朝明得到启发,喜出望外:要夺回粮地,先把草种上把树栽上,然后再种上庄稼。按郭朝明的理解,所谓植被,就是土地的绿被子,由植物们用自己的根根、枝枝和叶叶编织而成,离开了这个绿被子,土地就死了。要想生存,首先必须恢复植被。第二年的一开春,郭朝明与土门队的罗文奎(罗元奎兄)、和乐队的程海等人带着林场的群众,从土门林场购来八万多株树苗,一口气栽在新墩岭周围的风沙前沿上。第二年,百分之六十的成活率又激励郭朝明迈出大胆的一步,他辞去生产队长职务,承包了新墩岭这块弃耕还林的土地,建起一个林场。

  郭万刚的老伴陈迎存还记得,当年,风沙大的时候,人在田间劳动,面对面都看不清对方的面孔。而地里的庄稼,刚一长出来就被风沙拔掉。老天不让种庄稼,大家只好去栽树。每一天,自己要挖一千个窝窝、栽一千棵树,用麦草压下的树都是不怕风沙的柠条、梭梭。种树离不开水,八步沙没有水,家家就赶着一头毛驴从土门镇往回拉。不只是年轻时在栽树,陈迎存一直到有了孙子才停下来。郭万刚之子郭翊虽然没有进入林场,却在土门镇另外一个治沙企业任职。郭翊对爷爷栽树还有印象。他记得,天不亮爷爷就要背上干粮步行七公里去林场。到了父亲治沙的时候,已经有了自行车,父亲则每天把干粮往自行车上一挎就出发了。而他从十岁就开始经常给父亲送衣服什么的。他清楚地记得,那时候没有电,到了晚上,林场一片漆黑,风沙把父亲住的土坯房吹得瑟瑟发抖。

  八步沙风沙大,因为古浪是一个地理要冲,也是风沙的关口。古浪曾经有两条路,两条风沙线。从前沙进人退时,黄沙漫道,两条线上都是护路队;后来人进沙退时,绿树成行,两条线上就看不到护路队的影子了。而八步沙林场还给古浪奉献了一条美丽的风景线,那就是站在316省道古浪段28公里两边的杨树。多年治沙,家园在变美丽,沙漠变绿洲!

  化沙为友

  绿洲和水有关。要守住林子,必须有水。古浪年平均降水少。八步沙,水就更稀缺了。打井吧,打井吧。水是生命之源,没有水,不但干啥都没有希望,林场人活命也有了问题。

  1997年7月,八步沙的治沙人开始找井。经过半年时间断断续续的人工苦干,他们最后终于打出一口两百多米深的水井。

  这口井,不但解决了周围两千多人的饮水问题,还使八步沙的那些树林子焕发出无限生机。一些人在沙地种了西瓜,西瓜熟了后,几个老人嘴里吃着西瓜,还是不相信是自己的地里长出来的。

  八步沙人也开始考虑化沙为友。林场人说,八步沙的沙子也会变成金子。八步沙林场已经开始产业化,林场人说,八步沙林场就像一个绿色银行,所积累的资金全部会用于绿色产业。比如,今年流转的一万两千亩土地将全部用来栽种梭梭和嫁接苁蓉。在一片一望无际的沙土地里,我看到一群人和四台拖拉机热火朝天劳动的场面。

  八步沙林场人有句话:“我不知道大海是什么样子,但我们要把八步沙的沙海变成花海。”从今年开始,他们计划在省道旁种三千亩熟菊花。从黄河引水的水渠,已经像一列望不见首尾的火车一样轰隆开进,为八步沙带来滴灌的好前景。

  进出八步沙,我不但看到了大片大片压着梭梭和柠条的方草格,还看到了未来花海微微涌动的波浪。在车子所经过的沙滩上,遍地都是已经泛出绿意的灌木,有黄茂柴、沙冰草、沙米、红沙、苦豆草、沙霸王等等。这些草木都会给八步沙开花,而沙霸王已经率先露出一种淡黄色的花尖尖儿。因为生态改变,听说地上还有了兔子、野鸡、野猪,当然还有黄羊。至于天上,则有了沙喜鹊和老鹰。沙漠里有沙喜鹊,村镇里多花喜鹊。我在土门镇住了一夜,第二天早上徒步前往八步沙林场时,沿途的树梢、电线上都是叫喳喳的花喜鹊,在这里不觉吵,只让人心情更愉快——大概都是亲近八步沙的吉祥鸟。

来源: 人民网-人民日报

关闭